这个中秋带你去看“玉兔”在月球上发生的故事

中新网 刘 欣2019-09-13 15:08:55
浏览

  行走284.6米、全天候被保护……这个中秋带你去看“玉兔”在月球上发生的故事

  在月球背面行走不容易

  自古以来,中秋节就流传着“嫦娥奔月”的传说。而现在,我国在月球上有了真正的“嫦娥”和“玉兔”。它们开创了许多个“世界首次”,也为我们带来了更加美好的中秋记忆。

这个中秋带你去看“玉兔”在月球上发生的故事

  在今年的1月3日,在月球背面迎来了两位特殊的旅客:中国的嫦娥四号着陆器和玉兔二号月球车。他们还在月球背面传回了一张自拍照,照片里五星红旗极为夺目,这也是首个在月球背面闪耀的国旗!

  如今,“玉兔二号”月球车已经在月球背面行走了284.6米,刷新了我国航天器月球行驶距离的新纪录。不过,这个纪录得来可不是那么容易。这个中秋,我们一起来看看玉兔二号在月球上发生的故事。

这个中秋带你去看“玉兔”在月球上发生的故事

  眼前的这张路线图就是玉兔二号在月背行走的路线。上面每一个圆圈就代表着月球表面的一个坑,可以看到嫦娥四号的着陆点附近,几乎被大大小小的坑包围了,这让玉兔二号从起步开始,就遇到了不小的挑战。

这个中秋带你去看“玉兔”在月球上发生的故事

 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 玉兔二号巡视器遥操作系统主任设计师 彭松:当时着陆之后下去环境比我们预想的要恶劣。刚下去就南面有个坑,北面在十米左右也有个坑。那块的分析的坡度也是比较大的,如果车过去了之后会有危险。

  尽管玉兔二号希望自己能够尽早地投入工作,但是在它驶向远方之前,还需要完成一项重要的任务——给嫦娥四号着陆器拍张带国旗的正面照。

这个中秋带你去看“玉兔”在月球上发生的故事

  玉兔二号与着陆器分离之后,两个人其实是“背对背”的。也就是说它需要在这“四面环坑”的情况下,找到一条平稳、安全的路,从而走到着陆器的正面拍照。

 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 玉兔二号巡视器遥操作系统主任设计师 彭松:当时规划的时候也是非常紧张的。这边可以看出来,这几个点都有很大的坡度。没有别的选择余地,当时选的应该是基本上是唯一的互拍点。

  准确地走到了唯一的拍照位置,玉兔二号圆满地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项任务,也让我们看到了在月背上闪耀的第一面国旗。

  不过还来不及骄傲,它就要独自面对更多的难关了。

  这是它在月球上第三个月昼时走过的路。相比较于之前还会留些空隙,这里的圆圈基本上是相切的。也就是说,坑与坑几乎连在了一起,玉兔二号不得不沿着坑的边缘上下爬坡。

 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 玉兔二号巡视器遥操作系统主任设计师 彭松:你看基本上沿着这坑过去的。就走这一步路的时候特别小心。

这个中秋带你去看“玉兔”在月球上发生的故事

记者:现场的图像是?

 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 玉兔二号巡视器遥操作系统主任设计师 彭松:(玉兔二号)巡视器自己拍的,然后确定行走路线。

  为了自己的安全,玉兔二号会第一时间将自己看到的信息传回给地面。这点上它要比自己的“姐姐”玉兔号幸运得多。

  相比较于嫦娥三号任务,这次我们拥有了海外的阿根廷测控站,加上国内的佳木斯和喀什两个测控站,可以实现对嫦娥四号和玉兔二号24小时不间断的监控和保护。

这个中秋带你去看“玉兔”在月球上发生的故事

  嫦娥四号任务测控系统总设计师 李海涛:嫦娥三号每天大概工作14个小时左右,就说我们当时只有佳木斯和喀什两个深空站,这样的话喀什出站以后相当于就没有测控了,这个时候就这个工作基本上处于一个停滞的状态。 这个任务是24小时不间断的一个连续的一个工作。只要是在月昼,我们就连续的工作大概一般都在十天左右,所以这个是非常辛苦的。

  这个中秋,月球上又进入了月夜,小兔子和地面的师傅们也可以休息一下,等到进入新的月昼,继续充满能量地开始新一轮的月背探险。

  带着姐姐未完成的梦

  事实上,玉兔二号比姐姐玉兔号要幸运的,远不仅仅是全天候的保护。

  2013年底,玉兔号月球车随嫦娥三号来到月球,但是在一个多月之后,它就因为和月球表面的石块发生了磕绊,失去了行走的能力。

  为此,科研人员对玉兔二号进行了针对性的改进,让它能够更健康的行走和工作,也让之前在玉兔号上没来得及完成的梦想,有了实现的机会。

  2014年1月25日,在进入第二个月夜休眠前,玉兔号受到复杂月面环境的影响,机构控制出现异常。尽管后来它顽强的实现了月昼唤醒,但是却失去了行走的能力。2016年7月31日,没来得及再过一个中秋,“玉兔号”正式停止工作,这也成了嫦娥研制团队内心最大的遗憾。

 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 玉兔二号GNC及综合电子分系统副总师 陈建新:经过很多努力过后,后来还是没有让车再走起来,大家也是觉得心中非常的一个遗憾。大家把这个遗憾也都转化到了我们在嫦娥四号的工作当中。

这个中秋带你去看“玉兔”在月球上发生的故事

  就这样,玉兔二号身上有了更多的牵挂。研制人员对它进行了软件系统的不断升级,和硬件设备的不断完善,希望它能够在更加未知和复杂的情况下走得更远,也能够实现当初玉兔号没能完成的事情。

 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 玉兔二号GNC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毛晓艳: 我们是把很多当时嫦娥三号没有做到的这些模式,在嫦娥四号都实现了。比如说5月份的时候,做了自主避障行走。它是走到的精度很高,基本上是完全走到目标点了。因为自主避障行走,以后在火星探测上可能是主要的工作模式。我们要为我们后面的深空探测做一些准备。

这个中秋带你去看“玉兔”在月球上发生的故事

  承载着更多的期待和责任,玉兔二号已经在月球背面工作了九个月昼了。再过两个多月,它就会超越苏联的月球车一号,成为世界上行走时间最长的月球车。当然,这也远远没有达到研制人员的预期。